<form id="ljnbl"></form>

<span id="ljnbl"></span>

      <noframes id="ljnbl">
      <address id="ljnbl"></address>

      <address id="ljnbl"></address>

      INDUSTRY NEWS
      業內資訊

      審計:以會計信息還原歷史活動--政府審計審什么

      聲明:本文由郭永清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個人,文中部分圖片來自于網絡,感謝原作者。

      按照普通人的理解,審計就是查賬,翻合同、翻憑證、對賬目。這個理解對,但是不夠全面。

      我們在很早之前講過什么是會計,什么是不做假賬。會計是十個字:“過程的控制”和“事后的總結”;不做假賬是保證過程跟總結吻合,也就是紀實文學。這也是昨天《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意見》中“二、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第一條就是要“(一)規范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的原因。沒有內部控制保證過程的合法合規真實,事后會計記賬就沒辦法保證得出高質量的財務會計信息。當年,美國薩班斯法案也是這個理兒,強調上市公司必須加強內部控制。內部控制控什么?就是控經濟活動的過程。

      會計強調業務過程的控制,那么,對會計進行審計就要強調對業務過程的核查。所以,審計除了查賬、翻合同憑證、對賬目外,就是根據這些資料,去還原業務的過程,尤其是要判斷重大的業務過程和會計資料的總結是否吻合——完全一致,滿分,要獎勵;不完全一致,有一點點差異,扣分,要整改;完全不一致,零分,抓人。

      從會計和審計對過程的管控和核查的角度來說,真地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因為“假的真不了”,除非是相關證據、證人消失殆盡。不過,隨著信息技術的應用,現金交易的減少,這種可能性越來越低了,只要交易就會留下痕跡,只要活動就能復原。連獐子島的扇貝都能用北斗導航復原出來,更不用說涉及到資金流轉的痕跡了。

       當前,我國各級行政部門都設有審計部門,中央一級是國家審計署,省一級是審計廳,市一級是審計局。常規操作,每年要對同級行政部門進行輪流審計。對于政府審計部門來說,對所有經濟業務進行一視同仁地審計,無異于大海撈針,很難高效地判斷是否存在問題。為了提高效率,一般來說,會根據一些標準來選擇審計切入點:重要賬戶;一定金額以上的業務和交易;占收入或者資產一定比例以上的業務和交易;風險導向下的重要風險點;等等。

       審計中,還有一個方法可以提高效率,那就是按照常識去判斷是否符合常理,如果不符合常理,一般來說“事出反常必有妖”,順藤摸瓜,很容易發現問題。當年鐵道部劉志軍的案子就是這么出來的。聽上去,就有點像偵探推理一樣。

       “劉志軍案”發端于審計。審計署要審計鐵道部,就必然要審計高鐵項目。審計署要審計高鐵項目,就必然要審計高鐵工程施工單位,如果只是審計鐵道部,意義不大,也很難發現是否有問題,這就是延伸審計——審計要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和決心。審計高鐵工程施工單位,就必須追查這些單位的分包招投標情況——除了零星的現金支出,一般超過規定金額就必須走招投標程序。這就像偵探一樣,不僅局限于案件本身,還要講究證據鏈條、時間線等等。

       

      第一步,尋找異常(類似于偵探中的發現嫌疑人)。

      那審計人員是如何發現本案的問題線索的呢?當年審計鐵道部的審計組注意到,在諸多參與京滬高鐵建設的施工單位中,有一家的主業中標了一個標段高鐵建設工程的X公司,其主業卻并非鐵路建設。一般來說,鐵路建設是比較專業的施工領,中標的公司一般為鐵路建設的專業公司,這顯然不符合常理,因此審計組就從這家企業入手開始外圍審計——從不符合常理的異?,F象中找到審計工作的突破口。

       

      第二步,發現線索和初步證據(類似于偵探中的破案線索和先期證據)

      審計人員在審計X公司時發現,從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X公司以委托對方代為采購設備的名義,累計將5000萬元匯給北京東潤吉源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潤公司”),對方也未開具發票。5000萬元的采購,居然沒有任何招投標資料,不符合X公司的常規做法。東潤公司是在2000年注冊成立的企業,2008年10月已經被吊銷營業執照,X公司匯入上述5000萬元設備采購款,是在東潤公司吊銷營業執照之后。試想,匯5000萬元到一個已經吊銷的公司去,這是正常人干的正常事情嗎?審計組挖到了案子的第一條大魚——東潤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丁書苗。

       

      第三步,擴大審計范圍(類似于偵探中的摸排社會關系和相關利益人員)

      在審計中有一個著名的理論:“冰山理論”。意思是說,發現的問題,往往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問題掩蓋在水下面。這就有點像蟑螂一樣,廚房里一旦發現一只蟑螂,那一定有更多的蟑螂。

      上述發現的X公司的問題只是京滬高鐵建設項目中一個標段發生的問題,其他標段有沒有類似的問題呢?于是,審計組負責人安排審計人員對京滬高鐵中標施工單位逐個排查,重點核實有無以虛假合同、虛假發票或咨詢費、中介費方式轉移資金問題。審計組也派出審計人員專門負責延伸調查丁書苗及其家族成員和所控制企業的經營業務和資金收支情況。很快,審計組發現,另外一家中標施工單位Y公司于2009年12月29日至2010年1月4日,分4筆從結算賬戶中隱蔽轉出資金9936萬元,以“投標保證金”名義匯入青島某民營咨詢公司,未在Y公司會計賬簿中反映。延伸審計發現,該民營咨詢公司已經注銷了納稅登記,在其收到所謂的9936萬元“投標保證金”后,將其中5468萬元轉入丁書苗及其子女的銀行賬戶,其余資金匯入山西省某家企業。審計人員預感到,Y公司與X公司一樣,很可能也是在給丁書苗支付中介費。于是,審計署第二次向中央紀委移送了與丁書苗有關的京滬高鐵建設項目案件線索。

      在審計組審計京滬高鐵某客站建設工程中標施工單位Z公司時,審計人員又有新發。Z公司向丁書苗控制的這家民營咨詢公司支付了6700萬元“中介費”。中介費?這么大金額的中介費?而且是支付給一家已經注銷了稅務登記的咨詢類公司?面對審計人員的追問,D公司提供了所謂的咨詢服務合同。合同明確約定,“確保Z公司中標高鐵工程項目”,“按工程中標價的3.5%~4%收取中標服務費”。延伸調查資金流向發現,這筆中介費分15筆轉至丁書苗等人的個人銀行賬戶。

       

      第四步,找到幕后實際操控者(類似于確定偵探中的主謀)

      這個步驟,要遵循實質重于形式原則。

      X公司、Y公司、Z公司,這些公司為什么要給丁書苗支付中介費?審計人員基本認定,丁書苗就是幫助上述施工單位中標京滬高鐵建設工程的“黑中介”。這足以說明丁書苗的確有靠山,能操縱京滬高鐵招投標,那誰能讓丁書苗輕易地對外承諾“確保中標”呢?審計組進駐京滬高鐵公司,對京滬高鐵招投標資料、評標資料逐項深入分析,重點核查和了解向丁書苗支付巨額中介費的上述3家施工單位的招投標情況和資料。招投標資料顯示,上述3家施工單位在參加招投標時均存在這樣那樣的違規問題,但是都能順利通過資格審查。進一步審查評標資料發現,評委集中給上述3家施工單位打出最高分,且都是遠遠高于其他未中標單位的分數,人為控制招投標結果的痕跡非常明顯。一切不尋常的細節都若隱若現地暗示,丁書苗在鐵路建設的主管部門確實有“靠山”,能夠幫助她操縱京滬高鐵建設工程的招投標。

      審計人員在與京滬高鐵公司及中標施工單位的有關人員座談時了解到,丁書苗在鐵路系統的“能量”極大,好多施工單位確實需要找到丁書苗才能確保中標高鐵建設工程。有關部門后來的調查證明,賦予丁書苗如此神奇“能量”的正是劉志軍。在京滬高鐵建設工程招投標過程中,劉志軍屢屢打招呼幫助施工企業中標,由丁書苗向中標企業收取高額中介費。

      從會計對經濟活動過程的控制和審計對經濟活動過程的核查可以看出,不管是上市公司,還是政府部門,不僅要保證原始發票、合同沒問題,更要保證所對應的經濟活動的過程沒有問題。

       

      那么,從審計的角度,怎么能夠還原重要的經濟活動呢?最重要的是三個方面的支持:一是需要會計信息,二是需要當事人補充,三是資金流水痕跡。所以,大家平時看小說、影視作品或者各類案件紀錄片的時候,反審計主要從上述三個方面來做:一是毀滅會計檔案,比如縱火燒毀、用水淹等等;二是互相串通,甚至殺人滅口,比如在《人民的名義》中就有倆會計被滅口;三是現金交易避免資金流水痕跡,所以大家看大案要案,很多貪官家里都搜出了巨額現金。為了反反審計,或者說為了提高審計的效率,現在行政事業單位超過規定金額的交易,都必須刷公務卡,就是為了留下詳細的資金流水痕跡。從社會層面,為了反洗錢,現在銀行的管理也越來越嚴格,包括對異常賬戶的監控、存取規定金額以上現金的限制,等等,都在減少現金交易的頻率和總額。對于各類大單位的經濟活動,顯然不僅僅涉及到影視作品中的會計而已,會牽涉到很多人,要把這么多的人都滅口,顯然難度很大,比如前面鐵道部的高鐵工程,就涉及到多家單位眾多人員。

       

      一個單位花出去的每一分錢,會計都記過賬,從理論上來說,每一分錢都是可以追溯還原的以及確認是否有人在說謊。因此,會計和審計在反腐倡廉和建設廉潔政府中,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



      TG反波胆足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