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33zt"></form>

<form id="p33zt"></form>

<form id="p33zt"></form>

    <form id="p33zt"></form>

      <address id="p33zt"></address>

          <form id="p33zt"><form id="p33zt"></form></form>

          廣東中天粵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

          熱門檢索: 司法 婁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視點

          證監會發布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分析報告

          更新日期:2021年03月08日

          為便于市場各方了解證券審計市場情況,引導會計師事務所規范執業,我部組織專門力量對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進行分析,形成本報告。報告內容主要包括從事證券服務業務會計師事務所基本情況,上市公司年報審計市場狀況、審計機構變更、審計意見、關鍵審計事項,以及會計師事務所執業問題等。

          一、從事證券服務業務會計師事務所基本情況

          (一)會計師事務所數量總體保持穩定

          截至2019年底,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證券所)共40家,約占全國會計師事務所總數的0.5%,與2018年保持一致。這些證券所分布在11個省市,主要分布在北京(22家)、上海(5家)、江蘇(3家)、天津(2家)、浙江(2家),福建、廣東、湖北、四川、山東陜西各1家。截至2020年6月底,新增1家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1。

          (二)證券服務業務收入增長迅速

          2019年度,證券所收入總額為515.3億元,較上年度增長12.3%。其中,審計業務收入為453.7億元,較上年度增長7.9%,占收入總額的88.0%;證券服務業務收入為165.7億元,較上年度增長21.4%,占收入總額的32.2%。截至2020年6月底,證券所合伙人共4,010人,平均每家約100人,按2019年度收入計算的合伙人人均業務收入為1,285萬元;證券所注冊會計師共32,006人,占全國注冊會計師總人數的29.9%,平均每家為800人,按2019年度收入計算的注冊會計師人均業務收入為161萬元。

          (三)行政監管不斷強化

          2019年度,證監會共對6家會計師事務所及其注冊會計師進行了7家次、13人次的行政處罰;對31家會計師事務所及其注冊會計師采取了98家次、215人次的行政監管措施,較2018年增加19家次、67人次;各證券交易場所共對2家會計師事務所及其注冊會計師采取了2家次、9人次的紀律處分,對5家會計師事務所及其注冊會計師采取了6家次、2人次的自律監管措施。

          (四)民事訴訟逐步顯現

          近年來,隨著市場機制不斷健全和投資者維權意識逐步增強,會計師事務所因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被提起民事訴訟逐步顯現,涉及金亞科技、五洋建設、大智慧、昆明機床、超華科技、華澤鈷鎳、佳電股份等多個審計項目。

          二、上市公司年報審計市場狀況

          截至2020年6月30日,3,84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審計報告2,其中主板1,985家(包括B股17家)、中小板955家、創業板805家、科創板100家。

          (一)主要市場集中度指標小幅提升

          市場集中度指行業中按照某個指標排名前列的會計師事務所的數據占整個行業的份額。2019年度,按照收入總額、證券業務收入、上市公司客戶數量、客戶總市值、客戶總資產計算的市場集中度CR8分別為56.3%、64.1%、62.0%、70.2%和91.9%,與2018年相比,除收入總額市場集中度略有下降之外,其他指標均有小幅上升。與歐美等發達市場相比,前四項集中度相對較低,后一項接近國際水平。國際四大中國內地成員所(以下簡稱四大成員所)的客戶數量雖然只占總體的7.4%,但因客戶主要是行業龍頭上市公司,按照客戶資產總額計算的份額高達60.2%,按照收入總額、證券業務收入和客戶總市值計算的份額也分別達到34.0%、40.6%和43.4%。

          (二)審計收費有所增加

          1.審計收費均值與中位數小幅上升

          上市公司2019年年報審計收費共計64.1億元,同比增長7.0%,均值為166.6萬元,同比增長0.6%,中位數為91萬元,同比增長1.1%。審計收費排名前十的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收費合計為48億元,占全部上市公司審計收費的75%。其中,四大成員所審計收費總額為23億元,占全部上市公司審計收費的35.9%,與2018年度基本持平。

          2.四大成員所占據高收費市場

          從年報審計收費區間看,審計收費在2,000萬元以上的上市公司共23家,主要分布在金融、能源和建筑等行業,23家全部為四大成員所的客戶。在500萬元(含)至2,000萬元的審計收費區間內,四大成員所與國內其他所相比仍具備較大優勢。在100萬元以下的審計收費區間內,四大成員所涉足較少,基本由國內其他所承做。2019年度上市公司審計收費區間分布如表2.1所示。

          表2.1:2019年度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收費區間分布

          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分析報告

          3.審計收費與資產比例基本穩定

          審計收費占資產總額的比例是衡量審計收費水平的重要指標。隨著上市公司資產規模增大,審計收費占公司資產總額的比例明顯降低。2019年度,上市公司審計收費均值為166.6萬元,資產均值為731億元,審計收費均值與資產均值的比例為0.0023%,與2018年的0.0024%基本持平。上市公司審計收費中位數為91.0萬元,資產中位數為39.6億元,兩者比例為0.023%,與2018年的0.022%也基本持平。2019年度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收費與資產總額比例分析如表2.2所示。

          表2.2:2019年度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收費與資產總額比例分析

          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分析報告 

          三、上市公司審計機構變更

          截至2020年6月底,717家上市公司變更2019年審計機構(含2家B股公司),其中*ST新億、*ST凱迪、神霧環保、暴風集團等尚未披露年報。結合換所原因、換所頻率、換所分布等因素來看,2019年上市公司換所呈現以下特點:

          (一)換所上市公司數量大幅增加

          2019年度換所上市公司數量717家,占全部上市公司數量的比例達到18.6%,較2018年(294家,占比8.1%)數量增長1.4倍以上。換所原因主要包括前任審計機構被立案調查、審計團隊換所、按實際控制人等要求或發展需要換所、按照國有企業輪換規定換所、與前任審計機構存在分歧等,其中,前任審計機構被立案調查及審計團隊換所,是導致今年換所上市公司數量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

          表3.1:上市公司換所原因分析

          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分析報告

          (二)審計團隊攜帶客戶換所較為普遍

          2019年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團隊流動規模較大。其中,瑞華、廣東正中珠江因“兩康案”立案調查導致審計團隊大規模流出,主要加入信永中和、致同、天健、中審眾環、華興等所;立信、致同、華興等所也出現了一定規模團隊流出,主要加入大華、容誠等所。由于審計團隊的客戶粘性較高,審計團隊加入其他會計師事務所時基本均攜帶原有客戶同時換所。

          (三)多次換所、年審期間換所等異常換所情形多發

          近年來上市公司資金占用、商譽減值等風險爆發,高風險公司多次換所、年審期間換所等異常情形多發。剔除前任審計機構立案影響,25家上市公司于最近兩年連續換所,5家上市公司于2019年兩次換所,20家上市公司在年報審計期間突擊換所,其中包含多家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高風險公司,且呈現出突擊換所與審計意見類型減輕高度相關的特點。

          (四)換所客戶多數流向頭部內資所

          從換所上市公司選聘的后任審計機構來看3,675家上市公司選擇內資所,占比達到94%,僅有25家上市公司由內資所變更為四大成員所,16家上市公司在四大成員所之間變更。同時,選聘內資所作為后任審計機構的上市公司中,448家選擇立信、天健、大華、信永中和、致同、大信、天職、容誠等頭部內資所,占比超六成,呈現明顯的頭雁特征,反映出上市公司選聘審計機構更加注重事務所的品牌聲譽和執業質量。

          (五)新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小型事務所呈現與“高風險公司”組合的苗頭

          新《證券法》取消會計師事務所從事證券服務業務資格審批后,一些非原證券所有較強的意愿進入資本市場執業,并且呈現出與高風險公司組合的苗頭。如2家高風險上市公司及11家高風險掛牌公司曾公告選聘新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小型會計師事務所,目前僅有1家掛牌公司由新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四、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意見分析

          (一)非無保留意見增長顯著,延期披露公司非無保留意見占比過半

          截至2020年6月底,除暴風集團等5家上市公司外,3,84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審計報告。從審計意見看,3,675份審計報告為無保留意見、125份為保留意見、45份為無法表示意見,分別占比95.6%、3.2%和1.2%。非無保留意見為170份,占比為4.4%,較上年增長顯著。其中,保留意見增加43份,增長過半;無法表示意見增加7份,增長近兩成。118家上市公司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延期披露年報,2家尚未披露,38家被出具保留意見,25家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非無保留意見占比過半,近三成保留意見及過半無法表示意見來自于延期披露公司。

          為便于分析,本文將帶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段、強調事項段及其他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保留意見,無法表示意見和否定意見的審計報告合稱為“非標報告”。2019年度上市公司審計意見類型情況如下表所示:

          表4.1:2019年度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意見類型

          2019年度證券審計市場分析報告 

          (二)近兩年連續非標公司占比過半,首次非標公司有所減少

          本年被出具非標報告的上市公司中,156家公司近兩年連續被出具非標意見,占比57.4%。這些公司中,94家審計意見未發生變化,31家意見有所加重。意見加重的公司中,17家由帶解釋性說明段的無保留意見變為保留意見(11份)和無法表示意見(6份),14家由保留意見變為無法表示意見。此外,116家公司近兩年首次被出具非標報告,同比減少15家,占非標公司總數的42.6%,其中38家為帶解釋性說明段的無保留意見、63家為保留意見、15家為無法表示意見。

          (三)持續經營事項仍為最主要非標事項

          非標事項主要包括持續經營、往來款項、訴訟及立案調查、關聯方資金占用及擔保等,持續經營相關事項仍為數量最多的非標事項。142家上市公司非標報告涉及持續經營問題,較上年增加52家,其中102家上市公司被出具帶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9家被出具保留意見,31家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這些公司普遍存在大額借款逾期或即將到期、銀行存款及股權等資產被凍結、發生大額虧損或連續虧損等情況。

          (四)關聯方資金占用及擔保、預付款項相關非標事項增長顯著

          2019年,59家上市公司非標報告涉及關聯方資金占用與擔保事項,較上年增加41家,增長顯著。其中15家上市公司被出具帶解釋性說明段的無保留意見,23家被出具保留意見,21家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23家上市公司非標報告涉及預付款項業務實質及可收回性等事項,相比2018年增加17家,增長近3倍。其中,13家被出具保留意見,10家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

          (五)對強調事項段的運用更加廣泛

          90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了帶強調事項的審計報告,主要涉及立案調查、關聯方資金占用與擔保、訴訟等或有事項、應收款項減值、業績承諾等,其中52家被出具了無保留意見,33家被出具了保留意見,5家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與上年相比,帶強調事項段的審計報告增加35份,其中保留意見報告增加25份,無法表示意見報告增加5份。上述變化反映出注冊會計師對于發表非無保留意見等審計準則的理解有所深入,在保留意見和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中對強調事項的運用更加廣泛。

          五、關鍵審計事項

          (一)關鍵審計事項均值略低于上年

          3,845份審計報告包含7,768項關鍵審計事項,除45份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外,審計報告披露的關鍵審計事項少至1項,多至5項,平均為2.04項,略低于上年。此外,1,553家上市公司的關鍵審計事項與2018年有所不同,占比40.4%。從會計師事務所來看,18家會計師事務所披露的關鍵審計事項均值高于總體均值。其中,披露關鍵審計事項平均數量最高的3家事務所分別為天圓全(2.78項)、安永華明(2.45項)、畢馬威華振(2.27項),披露最多的會計師事務所比披露最少的會計師事務所多出1.1項。

          (二)主要領仍為資產減值收入確認

          關鍵審計事項主要領域包括資產減值、收入確認、企業合并及長期股權投資、資產確認、公允價值計量等。其中資產減值事項為3,562項,收入確認事項為2,894項,合計占比83.1%。資產減值事項中,金融工具(應收款項及合同資產、貸款、融出資金、長期應收款等)減值事項為1,532項,商譽減值事項為1,021項,存貨減值事項為719項,非流動資產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在建工程、長期股權投資等)減值事項為290項。收入確認事項中,收入的發生、準確性、截止等認定在關鍵審計事項描述及應對程序中均有提及。

          (三)金融工具公允價值計量、研發支出資本化事項有所增加

          隨著新金融工具準則的實施,金融工具公允價值的計量成為上市公司審計熱點和難點。2019年,115家上市公司關鍵審計事項包含了金融工具公允價值計量,較去年增加49家。注冊會計師采取的審計應對主要包括了解并評價相關控制設計及運行有效性、對估值進行復核等。其中,對估值進行復核包括對比當前市場同業機構常用的估值技術,將所采用的可觀察參數與可獲得的外部市場數據進行核對,獲取不同來源的估值結果進行比較分析,利用內部估值專家對估值模型進行評估等。

          69家上市公司關鍵審計事項包含研發費用資本化事項,較去年增加27家。注冊會計師采取的審計應對主要包括了解并評價與研發費用資本化相關的內部控制的設計及運行有效性,獲取與研發項目相關的批文或證書以及可行性報告,評價研發項目商業應用及技術可行性分析的合理性,參考可獲得的同行業可比信息逐項分析研發項目是否滿足資本化條件,資本化時點是否恰當等。

          (四)收入及貨幣金審計應對有所豐富

          從收入審計應對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注冊會計師難以開展實地走訪及工程查勘,為有效應對收入重大錯報風險,疫情期間部分注冊會計師通過遠程視頻方式執行相關審計程序;從貨幣資金審計應對看,注冊會計師設計了更有針對性的應對措施,如期后對貨幣資金重要賬戶進行劃轉測試,驗證期末資金余額是否受限等。

          六、上市公司2019年年報審計有關問題分析

          (一)非標報告相關問題

          1.未對錯報的廣泛性做出恰當判斷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作為形成審計意見的基礎,但認為未發現的錯報對財務報表可能產生的影響重大且具有廣泛性,應當發表無法表示意見。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本年對商譽、固定資產、存貨共計提減值30.67億元,并將0.6億元的有關攤銷費用計入營業成本,注冊會計師無法就資產減值合理性、有關攤銷費用合理性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發表了保留意見。減值和攤銷事項對公司2019年度凈利潤的影響高達31.27億元,占當年凈利潤的102%,且涉及商譽、固定資產、存貨、營業成本、資產減值損失等多個報表項目,對財務報表的影響重大且廣泛,注冊會計師未對減值和攤銷事項相關錯報的廣泛性做出恰當判斷,保留意見的恰當性存疑。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對10.36億元對外擔保、承諾事項相關的訴訟仲裁僅計提預計負債1.02億元,同時存在董事、公司先后被立案,子公司審計范圍受限等情況,注冊會計師無法就上述事項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發表了保留意見。上述事項涉及預計負債、其他應收款、長期股權投資等多個報表項目,并且訴訟仲裁金額遠高于公司2019年末資產總額,對財務報表產生的影響重大且廣泛,注冊會計師發表保留意見的恰當性存疑。

          2.未對錯報的重大性做出恰當判斷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如果注冊會計師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不能得出財務報表整體不存在重大錯報的結論,注冊會計師應當在審計報告中發表非無保留意見。另,當管理層運用持續經營假設適合具體情況,但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時,如果財務報表對重大不確定性未作出充分披露,注冊會計師應當發表保留意見或否定意見。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對外違規擔保2.17億元,已被提起訴訟,但未計提預計負債。注冊會計師指出上述案件尚未判決,無法準確判斷違規擔保事項是否對公司造成經濟損失,認為違規擔保事項具有不確定性且金額較大,出具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上述違規擔保事項已達到凈資產的16%,注冊會計師在無法準確判斷對財務報表影響的情況下出具無保留意見,存在以強調事項代替非無保留意見的嫌疑。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運用持續經營假設編制財務報表,財務報表附注僅披露了導致持續經營存在重大疑慮的事項,未對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進行披露。注冊會計師僅在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事項段揭示了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的重大疑慮,未按照準則要求對持續經營發表非無保留意見,存在以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段代替非無保留意見的問題。

          3.非標報告存在的其他問題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如果因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而導致發表非無保留意見,注冊會計師應說明無法獲取審計證據的原因。另,如果運用持續經營假設是適當的,但存在重大不確定性,且財務報表對重大不確定性已作出充分披露,注冊會計師應當發表無保留意見,并在審計報告中增加以“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為標題的單獨部分。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注冊會計師存在以下問題:僅在形成保留意見中提及未能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但未說明無法獲取審計證據的原因;將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事項列示于強調事項段。

          (二)審計機構變更相關問題

          1.對新加入團隊的整合力度不足

          根據相關規定,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應確保內部管理制度、質量控制制度健全并有效執行,執業質量和職業道德良好,在人事、財務、業務、技術標準和信息管理等方面做到實質性的統一。

          監管發現,部分吸收新團隊的中小規模事務所缺乏整合管理思維,疏于對新加入團隊人事、財務、業務等一體化管理,“承包制”、“掛靠制”仍然存在。部分由新加入團隊帶來的審計項目,其項目合伙人、簽字注冊會計師、質量控制復核人、現場審計負責人等關鍵角色均未變更,執業質量基本仍由原審計團隊掌控,存在較大質量隱患。

          2.風險意識淡薄,專業勝任能力存疑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應當獲取和保持專業勝任能力、保持應有的關注、勤勉盡責,認真、全面、及時地完成工作。注冊會計師應當根據具體情況設計和實施適當的審計程序,以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

          監管發現,部分后任審計機構未充分重視期初余額、內部控制審計,未對特殊行業審計追加有針對性的審計程序,專業勝任能力存疑;個別審計機構大量承接高風險業務,認為發表非標意見便可簡化審計程序,未按照相關執業要求獲取充分適當審計證據,未能充分揭示已識別的重大風險;個別審計機構在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期間突擊承接業務,且出具的審計意見較上年有所減輕,存在被購買審計意見的嫌疑。

          3.前后任注冊會計師溝通流于形式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后任注冊會計師在接受委托前,應當與前任注冊會計師進行必要溝通,并對溝通結果進行評價,以確定是否接受委托。在征得被審計單位書面同意后,前任注冊會計師應當根據所了解的事實,對后任注冊會計師的合理詢問及時作出充分答復。接受委托后,如果需要查閱前任注冊會計師的審計工作底稿,后任注冊會計師應當征得被審計單位同意,并與前任注冊會計師進行溝通。

          監管發現,前任注冊會計師普遍存在未能及時答復、選擇性答復、簡單判斷式答復等問題,未能根據了解的事實準確答復后任注冊會計師的合理詢問;部分后任注冊會計師在接受委托前未與前任注冊會計師進行溝通、未結合前任注冊會計師的答復恰當評價項目風險、在承接業務后未能有效設計和執行審計程序應對相關重大錯報風險。此外,涉及前期會計差錯審計時,后任注冊會計師難以獲取前任注冊會計師的工作底稿,存在對前期會計差錯相關信息獲取不充分的問題。

          4.未報備換所真實原因,機構信息披露不準確

          根據相關規定,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應當配合監管,在規定的期限內提供、報送或披露相關資料、信息,保證其提供、報送或披露的資料、信息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監管發現,部分事務所對業務信息報送重視不夠,未能如實報送換所原因,有的直接填列上市公司披露的換所信息,未考慮信息的真實性和準確性;部分后任審計機構未能對上市公司用于對外披露的審計機構變更相關信息進行把關,存在一家審計機構在多家上市公司公告中披露的機構信息不一致、誠信記錄過于簡略、缺少對投資者保護能力和專業勝任能力的說明等問題。

          (三)關聯方資金占用審計問題

          1.未充分關注大額預付款項商業實質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在針對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資金占用執行審計程序時,應當結合上市公司及其環境、內部控制情況,恰當識別和評估資金占用方面的重大錯報風險,設計和執行恰當的應對措施。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預付款項余額達到1.2億元,同比去年顯著增加并超過本年營業成本,預付款項合理性存疑;在業務大幅縮水、存在大量債務逾期的情況下,仍有預付款項34億元,其中24億元賬齡已超一年,披露原因為簽訂補充協議、暫不發貨。注冊會計師未充分關注該大額預付款項與采購、銷售規模并不相符等異常情況,未對預付款項商業合理性保持職業懷疑,未充分識別與應對可能存在的資金占用相關重大錯報風險。

          2.未充分關注“存貸雙高”、財務公司存款受限等異常跡象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在實施貨幣資金審計過程中,應當合理運用分析性程序,對被審計單位存在大額自有資金的同時向銀行高額舉債、貨幣資金規模明顯超過業務周轉所需資金等異常事項或情形保持高度警覺。注冊會計師還應關注被審計單位是否在財務報表附注中對存款及其受限情況給予充分披露。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期末持有貨幣資金及理財產品約20.3億元,同時持有短期借款8.8億元,借款利率高于理財產品年化收益率,存在“存貸雙高”、資金成本較高等異常跡象;個別上市公司受集團資金困難影響,其在集團財務公司的29億元存款支取受限,可收回性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注冊會計師未對上述異常保持應有的職業懷疑,未能充分識別被審計單位可能存在的大額資金占用,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應對貨幣資金相關重大錯報風險。

          (四)金融工具相關審計問題

          1.未充分關注金融工具分類和計量錯報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應當實施審計程序,評價財務報表的總體列報與相關披露是否符合使用的財務報告編制基礎的規定,對與按照適用的財務報告編制基礎應當列示的金額、分類、列報或披露之間存在的差異作出必要調整。

          年報審閱發現,部分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在新金融工具準則實施日,未對分類為以公允價值計量的權益工具按公允價值計量;將非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確認的應收業績補償款錯誤地分類為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將不滿足權益工具定義的投資指定為其他權益工具等。注冊會計師未充分關注金融工具分類及計量的準確性,未能識別金融工具轉換相關調整分錄存在的錯報。

          2.未充分關注預期信用損失模型是否得到恰當運用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在應對評估的與會計估計相關的重大錯報風險時,應當考慮管理層如何作出會計估計以及會計估計所依據的數據的完整性、相關性和準確性,并考慮實施進一步實質性程序以應對特別風險。

          年報審閱發現,部分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在金融工具轉換日,未考慮前瞻性因素對應收賬款、應收票據金融資產的減值準備進行調整;未運用預期信用損失模型對應收關聯方票據和款項、大額財務擔保合同等計提減值損失。注冊會計師未充分關注計算預期信用損失所用數據的相關性和準確性,未恰當識別及應對金融資產減值相關重大錯報風險。

          (五)重要交易與事項審計問題

          1.未恰當識別期后事項相關錯報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應當設計和實施審計程序,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確定所有在財務報表日至審計報告日之間發生的、需要在財務報表中調整或披露的事項均已得到識別,并已經得到恰當反映。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考慮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后,將客戶已驗收、期后未按期付款的相關收入作為期后調整事項,沖減2019年軟件開發收入;所在行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影響,但管理層未在年報中披露疫情相關期后事項。注冊會計師未充分關注上述事項,未能恰當識別期后事項相關重大錯報風險,未能充分關注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影響等期后事項披露存在的瑕疵。

          2.未恰當識別收入可能存在的重大錯報風險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注冊會計師應當基于收入確認存在舞弊風險的假定,評價哪些類型的收入、收入交易或認定導致舞弊風險。注冊會計師應當評價在實施分析程序時識別出的異?;蚱x預期的關系,是否表明存在由于舞弊導致的重大錯報風險。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鋼材等大宗商品貿易,營業收入超過10億,員工不足60名,本年貿易收入超過1億元,前五大貿易客戶銷售占比超過90%,前五大供應商采購占比超過70%;主要從事商業保理和信息服務,毛利率分別達到73.4%、93.5%,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人均業務利潤分別超過700萬元/年、480萬元/年,人均薪酬卻遠低于行業平均水平。注冊會計師未對收入、利潤規模與員工數量不匹配,對主要客戶及供應商的依賴程度高、毛利率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等異常保持應有關注,未能恰當識別收入可能存在的重大錯報風險。

          3.未恰當識別企業合并、股權處置相關重大錯報風險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對于企業合并及長期股權投資等會計處理復雜、涉及較多判斷的重大交易,注冊會計師應考慮記錄交易的賬戶可能存在不恰當的會計分錄或調整,并對合并過程設計和實施進一步審計程序,以應對合并過程導致的重大錯報風險。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存在以下情形:本年新收購一家公司,將收購款與被購買方凈資產賬面價值的差額確認為特許經營權;本年處置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取得的子公司,將企業合并時確認的資本公積轉至當期損益。對于上述事項,注冊會計師未能恰當識別企業合并、股權處置相關會計處理存在的錯誤,未能有效應對企業合并、股權處置相關的重大錯報風險。

          (六)關鍵審計事項相關問題

          1.未恰當選取關鍵審計事項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關鍵審計事項是注冊會計師根據職業判斷認為對本期財務報表審計最為重要的事項。注冊會計師確定關鍵審計事項,旨在從與治理層溝通過的事項中,篩選出僅限于對本期財務報表審計最為重要的事項。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上市公司本年未計提商譽減值準備,商譽科目余額為0.5億元,注冊會計師將商譽減值作為關鍵審計事項,而公司本年喪失子公司控制權確認處置損益1.1億元,是本期財務報表審計的重要事項,注冊會計師卻未將其作為關鍵審計事項,存在未能恰當選取關鍵審計事項的問題。

          2.關鍵審計事項披露存在瑕疵

          根據審計準則及相關規定,在逐項描述關鍵審計事項時,注冊會計師應當分別索引至財務報表的相關披露,并說明該事項被確定為關鍵審計事項的原因、該事項在審計中是如何應對的。

          年報審閱發現,個別注冊會計師仍存在未將關鍵審計事項索引至財務報表相關披露,未披露選取關鍵審計事項的具體原因等問題。

          上述問題反映出部分會計師事務所疏于內部管理和質量控制,未能按照統一標準復核審計工作;部分注冊會計師缺乏職業懷疑態度及專業勝任能力,未能有效識別和應對重大錯報風險。下一步,證監會將通過加強會計師事務所的備案監管,強化年報審計監管和現場檢查,加強與行業的專業聯系等,切實督促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及注冊會計師勤勉盡責、規范執業。

          注:

          1新增為唐山市新正會計師事務所(普通合伙),承接金土生物 (870174)2019年年報審計業務。

          2截至2020年4月30日上市公司共3850家,其中5家截至6月30日尚未披露年報。

          3暴風集團尚未選聘年報審計機構

          原文地址:http://www.csrc.gov.cn/pub/newsite/kjb/gzdt/202008/t20200820_381950.html


          TG反波胆足球平台